首页 » 我的故事 » 正文

吸烟的女人

在地下室住的时候,度过冷不嗖嗖的秋冬。幸好我那间房子里暖气就贴着墙,每次我不想洗袜子时,总是把它杵在上面,稍许能闻到那么一点味,像咸豆炒鸡蛋。如此生硬恶心的事,我却把它看得很淡,其实多亏了我那鼻子,像一条哈巴狗,看见了屎,风流得很。对于讨厌的味道,比如烟味、化妆品味、面霜,尤其是那种油不拉吉的凡士林,让我避之不及。所以,我不喜欢化浓妆的女人,更讨厌吸烟的女人。

那年的一个晚上,我下班回住处,到地下室电梯门口时,看见俩穿着性感时尚的女人,其中一个染了红发,眼神轻佻暧昧,双唇像涂了一层猪油一般反光,刺眼。轻柔地张开嘴唇,吐出一缕烟圈,借着地下室微弱的灯光,让空气都凝滞。另一个女人,居然穿着超短裙,还黑丝袜,迷离的上身裹着一件纯黑色呢绒大衣,若隐若现的肌肤,有点梦回大唐了。她们摇摆着身子走进了电梯,只剩下一股股烟味,弥漫四散,让我胡思乱想。

一个大都市,灯红酒绿,繁华如星,人们在嘶声呐喊生存时,总会有些青葱时光堕落在五颜六色中。讽刺的是,她们的肆意缭绕和露骨,是为了生存。没有书香,没有咖啡,没有日光,在西装革履卸下面具,在酒杯之间,只剩了欲望。

在微博上,看到过一个有趣的动态图,一勺蓝色的沙子,放入一杯水中,它立刻变成了黑色粘稠状的东西,再把它舀上来时,又变成了沙子。原来,这蓝色的沙子只会被油性物质吸附,不会被水吸附。最初被用来清除泄露在海水中的石油,但因造价太高,难以大规模使用,渐渐成了人们手中的玩具。

起初,我会把自己放在一个道德制高点,像上帝一样去审判别人的所作所为,对于我所厌恶的东西,都被我打入道德失衡的一边,在所谓的精神洁癖链锁里,毫无逻辑地把原本很客观的东西看得很糟糕,比如我之前一直让自己不要踏入KTV,不要去酒吧,觉得这里是肮脏的。现在看来,地方没有对错,握着欲望那把剑的,永远是人。我相信成长和理智是让人进步和看清一些事的杠杆。

11211985101ce6349dl

 

20121027225340_x4QER.thumb.600_0

对于吸烟和喝酒,我无法正常接受,尤其是吸二手烟,我相当受不了。现在的单位,我们的办公室在一个两室套间,大的一间我们办公,小的一间,是老板等诸位领导的专属区。每天上班,都会从里面飘过来刚生产的二手烟,在里面笑声一片的和谐中,我旁边的女同事不知何时早已带上了口罩,我脑细胞表示抗议,但终归抵不过特权。

带头吸烟的,是我们的经理,她是30岁的漂亮女人,老板也是女的,50多岁。虽然我近视了,但仍可以看清领导办公室的门上写着:

“请勿吸烟”

没办法,还得生存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