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精品文摘 » 正文

速度与激情之外的保罗·沃克

“如果彼此住进心底,就算死也不是分离”,这是速度与激情7里蒂姆说的一句话,看似电影台词,其实应该是对此片男主角之一的保罗·沃克的纪念。片尾,保罗驱车追上蒂姆,并问他为何不道别就离开,蒂姆说,希望他可以一直永远幸福下去,并动情地说“YOU WILL ALWAYS BE MY BROTHER”。镜头给保罗,他面对微笑看着蒂姆,然后,他们在岔路口各自驶去。这并不是结束,而是开始。

之前没看过速度与激情,直接从7开始看的。单纯从视觉冲击力上来说,绝对震撼。尤其是开车飞摩天大楼、高空降车,颇具想象力。主演之一的保罗·沃克的意外身亡给本片增加了浓重的情怀,电影最后几分钟煽情动人。下文是网络上搜寻来的一篇关于保罗的文章,写得很纪实,带我们看看演员之外的保罗是什么样的角色定位:

好莱坞以往也有过演员意外辞世导致影片拍摄遇阻的案例。2008 年希斯·莱杰去世时,他主演的《帕那索斯博士的奇幻秀》还有多场戏未完成拍摄,后来导演特里·吉列姆找来裘德·洛、科林·法瑞尔、约翰尼·德普一众一线男星续演莱杰的角色,史无前例,轰动一时。奥列佛·里德在拍摄 2000 年《角斗士》期间也意外去世,最后导演雷德利·斯科特只能在几场关键戏中用数字技术重塑里德的脸。

20131126060413788
2001 年《速度与激情》的两核心主演保罗·沃克与范·迪塞尔,他们也凭借该片一跃成为好莱坞红星

除了需要改写电影剧本以外,片方还必须面对“男主角因车祸致死”的敏感话题。即便《速度与激情 7》能够继续完成,但该系列的未来并不光明。保罗·沃克出演了《速度与激情》7 部中的 6 部影片,“Brian O’Conner”这一灵魂人物的离开让《速度与激情 8》成为了疑问。要知道,唯一一部他没有主演的《速度与激情 3》,是该系列里票房最差的一部。

95691965
保罗·沃克与其他演员在《速度与激情7》的拍片现场合影

保罗·沃克的另外五个身份
保罗·沃克对《速度与激情》系列至关重要,反过来,当人们提到保罗·沃克,第一反映也是《速度与激情》,除此之外,似乎并无更深的印象。作为演员,沃克也许不够多面,角色类型也不够丰富,但生活中他却比你想象的丰富。

1. (电影系列之外的)赛车手
事实上,是先有他对赛车的热爱,才有了《速度与激情》中的 Brian O’Conner。成长在汽车文化繁荣的南加州,保罗经常会参加街头业余赛车比赛。1999 年在拍《圣堂风云》(TheSkulls)时,他对导演 Rob Cohen 提出,“我想拍部电影,我在里面演一名赛车手或一名秘密警察。”两年后,由科恩执导、保罗·沃克主演的第一部《速度与激情》便这样诞生了。

2.海洋生物学家
保罗经常提到法国著名海洋学家、环保主义者 Jacques Cousteau 是他的偶像,认为他是真正抱着敬畏的心去理解海洋的人。他大学读的就是海洋生物学专业,后来阴差阳错当了演员。2006 年,他重拾理想,成为国际旗鱼基金会(The Billfish Foundation)成员,调查全球旗鱼数量与海水生态。2010 年,他又参与《国家地理》系列节目“Expedition Great White”,花了 11 天时间在墨西哥海岸与大白鲨待在一起。除了赛车之外,他最痴迷的也许就是大海了,以至于他觉得“与太空比起来,海洋里的生物更像‘外星人’。”

3. 运动员
另一个与海相关的身份是——冲浪选手。他曾在采访中深情地说,“冲浪使我平静,就像一种禅的体验。大海浩瀚而宁静,当我置身波浪中,其余的世界都消失了。”除此之外,他还迷恋一种重视地板扭斗,以杠杆原理控制对手的关节的巴西柔术“Jiu-jitsu”,并称这能让他更好地掌握冲浪技巧。生前,保罗·沃克已达到柔术棕带水准,差一点就成为顶级黑带选手。

20111101061749824936
保罗·沃克在 2006 年的《南极大冒险》中与雪橇犬演绎了一段动物与人之间互救互助、不舍不弃的感人故事。

4. 人道主义慈善家
保罗·沃克热心公益,在海地、智利大地震、印尼海啸、阿拉巴马龙卷风等自然灾害后,都亲赴灾区参与援助。后来他自己创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叫“Reach Out Worldwide”,招募医护志愿者,本人也获得“内科急救专家”资质,在每一次大灾难后旨在提动“迅速到达、疏通交通枢纽、提供基础医疗”等帮助。而原本打算返校进修,立志成为专业“急救人员”的保罗,却正是在参加慈善活动的途中去世,令人唏嘘。

thumb

保罗·沃克在今年的新片《生死倒数》中饰演一位父亲

5. 父亲
保罗 25 岁那年就当了父亲。女友 Rebecca McBrain 未婚先孕,而那时的保罗是个花花公子,事业也尚未起飞,最终他没能担起父亲的责任。女儿 Meadow 13 岁前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——这件事令他终身遗憾。直到两年前,Meadow 从夏威夷搬来加州,他才得以重新与女儿建立关系。

“她是我有史以来最好的搭档。我太蠢了,在过去的生命中竟然从未体验过这份亲情。我就像个过客。”到了 40 岁,他觉得自己真正成为一个“父亲”了。这是他历时最短的一个“角色”,但也是让他最骄傲的一个。
保罗,走好。

————本文来源《外滩画报》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