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:我的故事

以下是分类 我的故事 下的所有文章

青岛栈桥回澜阁,我在历史中装逼

蹲在岩石堆上总是不好的,虽然面对着海面,吹着海风,但只剩下一个人时,确实有点落寞和呆傻,哪有什么浪漫可言,其实也就是自己的臆想罢了。所以踩着岩石踉踉跄跄上去了。   这时,海滩照明的灯也灭了,再看看时间,23点整了。于是沿着中山路一直往前走,还是有很多人。他们都背着包,想来也是游客了。在街边的长凳……

青春像什么,只能安息吧。

孩提时代的我,并不快乐,在阳光下很多时候有一张忧郁僵硬的脸,心也都是憋屈的,又在嘲笑与恐惧中渡过,让我显得极度不自信。即使到现在,我的自卑和不自信仍然占据我生活一大部分,但我还在试图挽回年轻时代最后的尊严。生活在这个繁华又冷清的城市,心理脆弱也要死守生存和生活的防线,因为此时的我早已不是孤身一人,……

虎门小市民生活白描

星光点点,11月底的虎门还是很热,好像这里没有冬天,事实上这里最冷也不过1度,你真的可以一年四季见到街边的树枝是绿色的。如果植物没有那么明显地演出春夏的场景,看看这晚上的虎门,喧闹中有时也有过冬的感受,在内心深处,假如不受外界干扰,真可以是温暖的,但走入人群中,你不免要做看客了。 在我们住的那栋楼下……

序·向日葵

对于一座城市的留恋,大概是因为某个人。是爱,是恨,都不重要。最心疼的,就连这座城也在慢慢抛弃你。在故作坚强的躯壳下,只有莫名无尽的悲伤和愤懑,但你又不知道到底是愤懑什么,那个雨天,你就趴在窗前,那么安静地看着外面,世界就这样展开了…… 那天阳光很好,不热,乖巧得像个孩子。街头的人还是那么……

吸烟的女人

在地下室住的时候,度过冷不嗖嗖的秋冬。幸好我那间房子里暖气就贴着墙,每次我不想洗袜子时,总是把它杵在上面,稍许能闻到那么一点味,像咸豆炒鸡蛋。如此生硬恶心的事,我却把它看得很淡,其实多亏了我那鼻子,像一条哈巴狗,看见了屎,风流得很。对于讨厌的味道,比如烟味、化妆品味、面霜,尤其是那种油不拉吉的凡士……

中元节到来:你们相信有鬼吗?

中元节,就是老人们常说的“鬼节”,佛教上的说法是“盂兰盆节”。据传说,中元节当夜,地府会放出全部的鬼魂到人间,民间会相应的进行祭祀鬼魂的活动。在农村很多地方,确实有这样的做法。 此刻,我是一个人在地下室敲着键盘写这些文字,是不是很屌?说实话,我是有点怕,但我又认为这世上真有鬼吗?说到这,我想起了小时候……